新闻快报:
索理思销售条款和条件已更新
关闭 686C6711-FB74-47F4-AFEE-14D0F9C09B39

新冠肺炎病毒在娱乐场所用水中的传播性如何?

英国最新研究表明适当氯化非常重要

作者: Stevie Watson | 2022年3月8日 | 阅读时间: 1 分钟

尽管某些呼吸道病原体(如“军团菌”)可在娱乐场所用水中传播(通常是由于氯含量维持不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CDC) 表示,尚未发现有任何科学报告表明新冠肺炎的病原体 SARS-CoV-2 可通过游泳池、热水浴池、水上游乐场或其它经过处理的水上场所中的水传播。1

尽管该机构做出上述表示,公众仍然担心病毒可能经水传播。在 2021 年的一项调查中,52% 的美国人担心公共游泳池中存在新冠肺炎病毒,其中 82% 的人特别担心游泳池人满为患。2

blog-rec-pool-water-mask-580x340.jpg

英国开展的一项最新研究有助于缓解这些恐惧。该研究刊载于《Water Research》期刊,有助于读者更好地了解适当氯化和 pH 控制如何防止 SARS-CoV-2 在娱乐场所用水中传播。3 索理思科学家(此前在 Sigura Water 任职)为该项目贡献了技术专长。3

分析水源传播的可能性

尽管空气传播被公认为 SARS-CoV-2 的主要传播途径,但许多人还提议将水源传播视为次要途径。有证据表明,许多新冠肺炎患者出现胃肠道症状,促使研究人员在患者粪便中寻找病毒 RNA。经鉴定和检测,粪便样品中存在 SARS-CoV-2 RNA,并且全球未经处理的污水中也发现其存在。4

即使是在未经处理的水中,SARS-CoV-2 病毒也无法永久存在。一些研究表明,冠状病毒对温度变化较为敏感,在 2°C 的污水中,99.9% 的病毒可在两三天内灭活。5 在经氯化处理的水中,灭活速度更快。这项最新研究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系研究人员牵头开展,然而在此之前,氯化游泳池水对 SARS-CoV-2 灭活的影响从未得到直接证明。这项研究清楚表明了氯含量对于 SARS-CoV-2 灭活的功效。3

进行连续实验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从多个游泳池中提取 1 升水样,并在实验室中对其进行处理,以得到一系列 pH 值和游离氯值。然后将已知量的 SARS-CoV-2 病毒加入相同的水样中。培育 30 秒后,使用 TCID50 测定法在名为 Vero 细胞的猴衍生细胞上滴定任何剩余病毒,所述测定法即组织半数感染量测定法,需测量处理后病毒的存活率。

在多种游离氯含量、多种 pH 值、多种 pH 值和游离氯含量以及于一定 pH 值和氯含量范围内独立制备的病毒下进行连续实验。此外,每个实验中含有磷酸盐缓冲盐水 (PBS) 对照组,以验证输入病毒的传染性。

实现灭活

该研究表明,氯含量和 pH 值对于实现病毒灭活非常重要。其有助于了解病毒结构,从而了解灭活如何发生。目前已知 SARS-CoV-2 是一种包膜病毒,其由蛋白质和糖蛋白组成的蛋白质外壳外裹有一层脂质膜。氯可渗透脂质膜并与内部蛋白质发生反应,从而使其无法正常工作。内部蛋白质发生改变后,病毒就会失活。

blog-rec-waterpark-safety-580x340.jpg

研究发现,pH 值较低,游离氯含量较高时对 SARS-CoV-2 的灭活作用更强。pH 不超过 7.4 且游离氯超过 1.5 ppm 时,传染性滴度至少减少 3 个数量级。研究发现,活性游离氯的可用性随 pH 值的升高而降低,并且即使在存在至少 1.5ppm 游离氯的情况下,pH 值高于 7.4 的水样经处理后仍可检测到一些残留病毒。

基于此数据,研究作者得出以下结论: “我们发现,根据英国氯化指南对游泳池进行维护,对于在游泳池水中实现 SARS-CoV-2 灭活非常重要,此发现有助于增强人们对浴池水安全性的信心。”3

如果您对消毒系统的功效有任何其他问题,请联系索理思。我们的泳池和水疗护理中心产品组合包括用于游乐园、社区游泳池、酒店和度假村的多种水处理解决方案,我们的科学家和应用专家将与水疗中心和游泳池所有者展开合作,令所设计出的消毒解决方案能够实现最高的水透明度和健康水平。

参考资料

  1. CDC: 新冠疫情期间公共游泳池、热水浴池和水上游乐场指南,于 2021 年 2 月 1 日 更新。
  2. Pool & Hot Tub Alliance. (2021, May 12). 担心新冠肺炎病毒在泳池中传播? 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人存有分歧 [新闻稿]。获取自 https://www.phta.org/media-center/newsfeed/worried-about-covid-19-at-the-pool-americans-are-split-survey-finds/
  3. Brown JC, Moshe M, Blackwell A, Barclay WS. Inactivation of SARS-CoV-2 in chlorinated swimming pool water. Water Res. 2021 Sep 30;205:117718. doi: 10.1016/j.watres.2021.117718.
  4. La Rosa G, Bonadonna L, Lucentini L, Kenmoe S, Suffredini E. Coronavirus in water environments: Occurrence, persistence and concentration methods - A scoping review. Water Res. 2020 Jul 15;179:115899. doi: 10.1016/j.watres.2020.115899.
  5. García-Ávila F, Valdiviezo-Gonzales L, Cadme-Galabay M, Gutiérrez-Ortega H, Altamirano-Cárdenas L, Zhindón-Arévalo C, Flores del Pino L. Considerations on water quality and the use of chlorine in times of SARS-CoV-2 (COVID-19) pandemic in the community. Case Studies in Chemical and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Volume 2, September 2020, 100049. https://doi.org/10.1016/j.cscee.2020.100049.
Stevie Watson

泳池解决方案高级市场专家

Stevie 的办公地点位于美国佐治亚州阿尔法利塔,她负责领导市场和传播工作,以发展商业泳池解决方案业务。商业泳池解决方案品牌主要包括 PulsarCCH,其致力于提供更安全、出色和清澈的商业游泳池。她于 2020 年 11 月加入索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