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报:
索理思销售条款和条件已更新
关闭 686C6711-FB74-47F4-AFEE-14D0F9C09B39

食品包装中的模制纤维包装案例

随着对更环保的替代品的需求不断增加,模制纤维解决方案逐渐成为替代塑料和泡沫产品的最具发展潜力选择。

作者: Richard Brooks | 2021年11月16日 | 阅读时间: 1 分钟
博客-模制纤维容器-580x340.jpg

在我们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塑料制品一直被用作食品服务器皿。 模制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通常用作厨房用具、盘子、翻盖容器、托盘和其他食品服务容器。 此类塑料功能出众,极为便利。

然而,此类材料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已不容忽视,开发替代解决方案的诉求迫在眉睫。

一次性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容器的回收率极低。 思考以下来自EPA.gov的纸张、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回收数据:

  • 2000年,瓦楞纸箱的回收率为67.3%,2018年则上升到96.5%。
  • 2000年,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瓶的回收率为22.1%,2018年也仅有29.1%。
  • 2018年,美国生产了8万吨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容器,而回收量甚至可忽略不计(不足5,000 吨)。 

那么,如果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没有被回收,它们是可堆肥还是可生物降解? 简短来说,答案都是“不能”。虽然 PLA(聚乳酸)等生物基塑料是可堆肥塑料,但运送到垃圾填埋场的未回收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往往不易分解、降解或腐败。 其中许多未在废物流中得到回收的物品将进入海洋和河流,从而成为导致污染的重要原因。

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列出了有关塑料回收和堆肥的常见问题,提供了有关这些材料(缺乏)可堆肥性的更多答案。

监管机构和品牌所有者行动

由于上述问题,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正在采取措施以限制或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

其中最重要的举措是欧盟发布的《一次性塑料指令》(SUPD),该指令于2019年6月通过并于2021年7月3日生效。 该指令附件B列出了自指令实施日起将面临限制的一次性塑料制品。 该列表包括海滩上常见的物品:

  • 棉签(医用棉签除外)
  • 餐具(叉子、刀子、勺子、筷子)
  • 吸管(医用吸管除外)
  • 饮料搅拌棒
  • 气球棒
  • 发泡聚苯乙烯食品容器、饮料容器和杯子。

此外,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政府也采取了多项举措,旨在减少一次性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带来的污染。 2020年1月,麦肯锡(McKinsey)发布了《着眼长远,推动发展可持续包装》一文,并总结了以下立法展望:

最大限度减少和管理包装废弃物的方法
  • 现行法规
  • 关于可持续发展法规的最新举措/后续措施
澳大利亚
  • 注重优化包装的回收和循环利用
  • 实现包装100%可回收、可堆肥或可重复使用的目标
中国
  • 2017年禁止/限制进口包装废弃物
  • 到2022年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动议
印度
  • 有利于可回收基材和材料的立法
  • 推动举办更多宣传活动和设立更多回收站
加拿大
  • 面向加拿大全国的可持续包装战略
  • 实施2018年通过的“零塑料废弃物战略”,预计到2030年实现这一目标
欧盟
  • 《包装及包装废弃物指令》
  • 针对选定的一次性塑料实施禁令
美国
  • 重要司法管辖区实施塑料袋禁令
  • 推行有关减少一次性包装废弃物和加强回收利用的法案

来源: 麦肯锡公司

此外,品牌所有者也正在采取行动。 星巴克、雀巢、奇波雷、汉堡王、塔可贝尔和玛氏公司等主流品牌已宣布其各自目标:使其食品包装实现可回收、可重复利用或可堆肥的目标,同时减少填埋量。 这种转用和关注更可持续包装的情况表明,供应商群体必须开发出经济高效且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以取代当前使用的许多包装解决方案。

模制纤维 — 可持续替代方案?

与一次性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相比,模制纤维制品是一种更环保的替代品,因为它们可回收、可堆肥并可生物降解。 然而,为了应用到食品服务中,模制纤维制品需要经过化学处理才能实现所需功能,包括防水和防油脂功能。

到目前为止,防水和防油/油脂的首选材料是PFAS,即 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质。 此类人造化学物质无法在环境中自然分解。 尽管它们是表现非常出色的食品服务器皿,但在健康和环境风险方面必须受到密切关注。 今年10月,美国环境保护局发布了PFAS战略路线图,以减少这些化学品对人类和环境造成的危害和风险。 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在采取类似的措施。

关于在模制纤维制品中使用PFAS对健康造成的不利影响,研究仍在进行中,同时,对于可添加到制品中并仍声称具有可堆肥性的PFAS的含量,现在也有所限制。 事实上,负责审查及认证符合ASTM D6400和ASTM D6868标准的美国生物降解制品研究所(BPI) 此后不再认证任何总含氟量(因其属于PFAS化合物的元素之一)超过百万分之一百(100 ppm)的产品。

通常,模制纤维制品中的PFAS含量往往高于1000ppm,以提供适当的防油和防油脂功能 — 这远高于BPI规定的阈值。 因此,在未来几年内,全球食品服务制品将有可能在逐步不再使用PFAS。

显然,如果模制纤维制品要在食品服务器皿中成为替代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有力竞争者,则造纸和纸板行业必须找到PFAS的替代品并验证其有效性。 该替代品必须能在实际应用中实现防水、防油和防油脂功能,同时还必须易于使用、具有成本竞争力并可供世界各地的生产商随时使用。

PFAS的环保替代品

通过使用无PFAS替代品,可以实现从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到模制纤维制品的转变,但如何做到这一点? 一般来说,通过将长链PFAS及其潜在前体替换为物理或化学替代品,即可实现这一点。 物理替代品可能包括基于纤维素的产品,甚至是铝层压制品。

索理思为模制纤维食品服务器皿开发了一种创新无PFAS解决方案,而这种方案可通过替代方法实现防油和防水功能。 该技术以Contour℠的品名上市销售,可根据所使用的原材料类型(例如硬木/软木、再生纸、农业废料、甘蔗渣)和模制纤维工艺条件进行定制。 它完全符合食品接触材料标准,无需额外的固定设备即可添加到纸浆中。 对于常见的食品服务器皿(盘、碗、翻盖容器、厨房用具),该技术让生产商能够以具有竞争力的成本实现所需功能。

Contour℠ 等无PFAS防渗技术让品牌所有者和食品服务包装生产商更愿意对模制纤维投资,并提供更环保的解决方案,从而助力实现其可持续发展目标。 通过投资购买模制纤维生产设备,生产商可选择在当地建立包装供应点,以降低货运和运输成本,并可选择根据需求生产包装,从而带来额外的可持续发展优势。

三方共赢

含有无PFAS化学品的模制纤维制品有助于实现可回收性、可堆肥性和生物降解性,同时还能提供消费者所期望的功能。 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大获益,对于地球来说是一大获益,而对于制造商来说也是一大获益。 有了经过验证的PFAS替代品,模制纤维生产商可以为品牌所有者提供他们一直在寻求的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有助于他们替换用作食品服务器皿的一次性塑料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制品,帮助他们保持竞争力并为实现显著增长做好准备。

Richard Brooks

全球营销总监 - 消费品包装部门

Richard于2017年加入索理思,在杜邦和实耐格工作了35年。 他对创新和合作发展充满热情,并喜欢与全球跨职能团队合作,以提供可持续的新解决方案。